当前位置:首页>>肿瘤科>>新药信息及研究进展>>正文

央视点名“双艾”, 顽疾肝癌遇“新克星”

来源:新浪医药新闻日期:2021-4-23
  核心提示:央视点名“双艾”, 顽疾癌遇“新克星”

 近日,央视2套《经济半小时》栏目点名“双艾”方案的突破性疗效为癌患者带来“治疗奇迹”。

节目中提到,58岁的癌患者罗先生于2013年被诊断为肝癌,先后两次手术后再度复发,绝望之际得知由中国解放军第五医学中心徐建明教授牵头的卡瑞利珠单抗(艾瑞卡®️)联合阿帕替尼(艾坦®️)的临床研究(RESCUE研究)正在招募,2018年年底,抓住救命稻草的罗先生开始了 “双艾”治疗。

“我那个主治医生,他告诉我好几次,你那(病灶)已经看不见了。”这是罗先生对于使用“双艾”方案治疗后疗效的回答,也正因为“双艾”方案的疗效让罗先生与死神擦肩而过。

卡瑞利珠单抗联合阿帕替尼的“双艾”方案已在晚期肝癌治疗中取得突破性的进展。RESCUE研究结果显示,“双艾”方案一线治疗组的ORR(客观有效率)高达46%,TTR(起效时间)仅1.9个月,1年OS(总生存期)率高达75%,该研究结果于2020年刊登于

《Clinical Cancer Research》杂志。节目中的罗先生正是RESCUE研究的受益者。

免疫治疗与抗血管生成靶向药物的联合方案已逐渐成为晚期肝癌的标准治疗方案。2021版NCCN指南将免疫联合抗血管生成靶向药物方案作为晚期肝癌治疗的一线推荐方案,取代了单用仑伐替尼、索拉非尼的治疗方案。“双艾”方案也已被2020年《中国临床肿瘤学会(CSCO)肝癌诊疗指南》列为晚期肝癌一线标准治疗方案。

从机制上来看,阿帕替尼属于VEGFR-2抑制剂,与卡瑞利珠单抗这一PD-1单抗的联合可以对免疫微环境产生根本性的改变,从而加强PD-1单抗的作用,起到“1+1>2”的效果。而在此前,卡瑞利珠单抗与阿帕替尼的在肝癌治疗中的疗效已被证实。

由南京金陵医院秦叔逵教授和复旦大学中山医院任正刚教授共同牵头的卡瑞利珠单抗治疗既往系统性治疗失败的中国晚期肝细胞癌的全国多中心II期临床研究结果显示,卡瑞利珠单抗组mOS(中位总生存期)长达13.8个月,患者ORR高达14.7%,相比标准二线靶向治疗方案ORR(客观缓解率)提升110%。研究已于2020年2月26日在《柳叶刀·肿瘤学》(THE LANCET Oncology)全文在线发表,成为中国首个登顶柳叶刀的肝癌免疫治疗研究。而在另一项由秦叔逵教授牵头的阿帕替尼二线治疗肝癌的AHELP研究中,阿帕替尼组mOS为8.7个月,mPFS 为4.5个月,较安慰剂组提升一倍有余,凭借该研究结果,阿帕替尼于2020年底获批晚期肝癌二线治疗适应症。

更为值得期待的是,同样由秦叔逵教授牵头开展的阿帕替尼联合卡瑞利珠单抗对比索拉非尼一线治疗晚期HCC的III期临床研究正在顺利进行,该研究在中国、美国和欧洲同步启动,预计纳入510例患者。这意味着,“双艾”方案将不仅造福中国肝癌患者,更将为全球肝癌患者带来福音。

“双艾”方案的突破性疗效正是免疫治疗药物与抗血管生成靶向药物联合实现“1+1>2”的完美诠释。

调查数据显示,全球超过50%的肝癌患者在中国,每年新发患者中80%以上无手术机会,节目中的罗先生只是中国肝癌患者中的一位,也是其中“幸运”的一位。

截止目前,卡瑞利珠单抗与阿帕替尼都具有晚期肝癌治疗适应症,且卡瑞利珠单抗是唯一被纳入国家医保的且具有肝癌适应症的免疫治疗药物。期待 “双艾”这一兼备优效与低价的中国方案造福更多的肝癌患者,期待更多的像罗先生这样的“治疗奇迹”能够出现在越来越多的肝癌患者身上。


温馨提示:
本文章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仅供读者参考,并不意味着本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一切诊断和治疗请遵从医生的指导。如果还有其他疑问,您可以拨打免费长途电话400-6000-838进行咨询,或者直接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