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神经系统科>>神经科新闻>>正文

击垮抑郁症患者的,是对抑郁的无知

来源:理想国imaginist日期:2021-10-10
  核心提示:击垮抑郁症患者的,是对抑郁的无知

《丈夫得了抑郁症》

 

10月10日是世界精神卫生日,近年来,最为人关注的精神性疾病大概就是患病率越来越高的抑郁症。

 

今天分享作家、学者、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梁鸿教授谈抑郁症的视频,并介绍理想国出品,关于抑郁症的著作《正午之魔:抑郁是你我共有的秘密》。作者安德鲁·所罗门既是“资深”抑郁患者,也是擅长写作的心理学博士和文学作家,还出身药物研发家庭。他进行大量访谈调查和文献梳理,综合文学的笔触、现实的关怀和科学的知识,将自身的经历和别人的故事、抑郁症的现况与历史等方面娓娓道来,关于抑郁症的误解和困惑,你都能从这本书中获得启发。

 

视频的背景音乐,是网易云音乐联合理想国一起,与歌手马頔合作的关于抑郁症的公益歌曲《潜泳》,已于今日零点上线。

 

正如梁鸿教授所言,抑郁不是洪水猛兽,而是伴随人类已久的疾病。正视抑郁,正确对待抑郁症,是我们能做出的最重要的努力。

杀死抑郁症患者的
是对抑郁的无知
梁鸿
(本文首发于澎湃翻书党)

01

梁庄里的抑郁症患者

我当时在写《梁庄十年》,跟梁安交流的时候,当他说到他抑郁的时候,(抑郁)其实还是一个比较陌生的名词,对于乡村而言。我们很多时候,都不把精神的疾病作为一个真正的疾病来看待,而是觉得像洪水猛兽一样,一旦得了这个就变成一个另类了。

我前几天还听到我的家人给我讲一个故事,就是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姑娘,她的父母长期打工,她跟着她奶奶生活。可能从10岁左右的时候,她就有点压抑,一开始是不说话,然后半夜起来在村庄里面跑,可能也会有哭泣之类的行为,后来就被送到我们县城的一个精神专科医院。

 

在这个过程中,其实我听到这个过程这个故事的时候,实际上最让我沉重的还不单单是这个女孩子生病,而是家人对她的态度,觉得她一旦得了这个病就是治不好,家人对她几乎处于一个放弃的状态。因为她太小,她不像梁安一样,已经20多岁,能够自救。她就住在医院里边,而她自己本人又想回家,她父母还在外面打工,用打工的钱来支付她住院的费用。

梁安和安贫乐道的青哥

当时我就在问,我说她的母亲或者是父亲哪一方,能不能回来照顾一下,但是没有,都觉得她已经得病了,已经这样子了,我们还是得挣钱去让她住院。当时听到我心里真的是非常难过,这么一个小的女孩子,几乎可以说仍然持续地没有人关注她,没有人真的去给予她家庭的和外部的援助的话,可能她真的就是这样迷失掉了。

 

自杀倾向是与抑郁相关的问题,但需要专门针对它的治疗。为什么不把自杀倾向分类为一种独立的诊断呢:与抑郁相关,也会有一定的重合,但本质上和抑郁是两回事。

 

想做个死人、想去死和想自杀,这三者之间有细微但重要的差别。大多数人都时不时会希望自己是个死人,一切清零,超脱于悲伤。在抑郁中,很多人想去死,想主动改变身处的状态,从有意识的痛苦中解脱出来。而想自杀,需要超水平的激情和特定指向的暴力。

 

自杀不是被动的结果,而是行动的产物。自杀需要坚信糟糕的现状永远都不会改善,还需要充裕的能量,强烈的意志,至少也需要一点冲动。

 

——安德鲁·所罗门《正午之魔》

 

02

因抑郁而自杀的朋友


我自己的朋友也有抑郁症然后自杀的,是一位非常著名的翻译家。他从来没有告诉过任何一个人,自己的精神压力是非常非常大的。我不知道他的精神压力,自我的封闭会造成多大的(影响),让他走向极端的一种状况。

 

但是反过来说,我们这个社会还没有到能够(允许一个人)挺直腰身说,哎呀我精神上不太好,我需要吃药。我觉得这个药实际上就像感冒药一样的。首先我们要正视自己,任何人都有这样的困境时刻,我们要寻求专业的帮助。另外还有一点,在心理上,比如说朋友、父母、医生、心理老师,都是非常好的一个支撑,他们从另外一个层面能够让我们的疾病得到缓解。

《海伦》

如果说我们整个社会的舆论环境变好了,当我们说某一个人生病,得了抑郁疾病的时候,我们不会另相待或怎么样的时候,那么这个时候这个疾病反而不是什么了,它就是一个正常的疾病。


03

年轻人抑郁了该怎么办?

尤其是年轻人,我觉得我们可能会遭遇到很多很多的这种,困境啊,艰难啊,包括比如说被别人否定,比如说工作不顺,比如说爱情、情感不顺,都会导致抑郁情绪。

首先是抑郁情绪的发生。实际上我们要时刻关注自己的情绪,一旦觉得有某种临界点的时候,一定还是要去勇敢地寻求帮助,这个时候我们只有自己,没有别的办法。所以你不舒服了,你感觉没有快乐,你感觉很累或者怎么样,一定要去找医生、找朋友。

《阳光普照》

 

抑郁,它是人类的一个非常正常的疾病,和任何疾病都一样,我们整个社会,包括我们自身,其实都应该用一种非常正常的态度,正常的观念去面对它,尤其是如果说你陷入到这样一种困境之中的时候,要寻求帮助,然后要让自己精神强大。

 

抑郁是爱的瑕疵。我们是会爱的生物,也就一定会因丧失而绝望,抑郁正是这种绝望的机制。抑郁来临时,会贬低一个人的自我,最终将我们给予或接受情感的能力侵蚀殆尽。我们内在的寂寞也显现出来,不仅摧毁我们与他人的联结,也摧毁我们平静独处的能力。

 

爱虽然不能预防抑郁发生,却会给心智以缓冲,呵护它免受自身伤害。药物和心理治疗可以令这种保护不断复新,让爱与被爱更加容易,这也是它们发挥作用的原因。

 

在精神状态良好时,有人爱自己,有人爱他人,有人爱工作,有人爱上帝 : 这些激情都会提供至关重要的使命感,这正是抑郁的反面。但爱也时常背弃我们,我们也背弃爱。在抑郁中,每份事业、每种情感乃至生命本身皆无意义,而这些无意义甚至不言自明。在这种无爱的状态下,唯一还能感受到的只是一切都无关紧要。

 

——安德鲁·所罗门《正午之魔》


04

把抑郁祛魅化

最近有一本书叫《正午之魔》,它通过了很多案例来告诉我们,让我们知道抑郁的一个社会状况,心理状况和整个的作为一个疾病的状况。

它里面就举了一个例子,说一对夫妻,双方都在看医生,因为抑郁。但是彼此居然都没有告知对方,因为觉得羞耻。我觉得这个实际上它是一个特别重要的启发,就是我们作为最亲密的夫妻双方,都不能够说出口,我情绪不好了,我好像抑郁了,我很沉重,我需要帮助。在一个最亲密的关系里面,我们居然都不能够坦诚。

我们整个社会,我们自身都把疾病看作一种羞耻,这个可能是一个特别让人思考的事实,这本书也是通过很多的案例,很多的切实的讲解,或者说解读,来让我们知道抑郁到底是怎么回事,也让我们把它祛魅化,把抑郁祛魅化,它是一个正常的伴随人类的很久的一种疾病。

《丈夫得了抑郁症》

 

我还是希望,大家如果有时间可以读读这本书,我觉得也可以和身边的朋友交流,可能你身边就有一个朋友在隐藏,隐藏自己的秘密,可能你自己就在隐藏你的秘密。其实没什么。抑郁是浴火重生的“礼物”,我们有希望!

 


温馨提示:
本文章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仅供读者参考,并不意味着本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一切诊断和治疗请遵从医生的指导。如果还有其他疑问,您可以拨打免费长途电话400-6000-838进行咨询,或者直接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