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神经系统科>>神经系统医学前沿>>正文

总院名医|陈小武:神经病不是精神病

来源:深圳大学总医院日期:2020-11-20
  核心提示:总院名医|陈小武:神经病不是精神病

头痛 头晕 手脚没力气 腿麻 突然开始说胡话 步态异常
当一连串奇怪症状的排列组合出现,
急诊医生常常会建议,
神经内科看看。

神马,我得了神经病?
别激动,神经病,不是精神病!

01
一位40多岁的小学女老师,有天下午突然不会讲话了,身体发麻,以为是累的。结果一直没好转,家人急忙把她送到深大总医院。

颅脑磁共振检查发现:左侧大脑有一块异常,急性缺血病灶。

更吃惊的是,医生再仔细一看,左侧颈内动脉不见了!这根动脉是人体内最重要的血管之一,负责左侧大脑半球的血液供应。

小学老师被诊断为“急性脑梗死”(俗称“中风”)。左侧颈内动脉的闭塞,导致了左侧大脑的局部缺血坏死,影响到语言功能。

没有高血压、糖尿病、高血脂,
也从不抽烟喝酒。
怎么好好地就中风了呢?

连颈内动脉都不见了,难道这根血管天生就没有吗?家人找出半年前的体检片子,医生一看,颈内动脉好好的在那里。

继续追问下去,终于发现,发病前一天,她去美容院做了颈部按摩。

按摩原本没什么,可如果不巧按在了脖子侧面的血管区域,力气和手法又没控制好,就问题大了。把这么重要的一根血管按坏了,直接影响大脑。

神经内科的陈小武主任和团队李方明主任医师讨论,一致认为要尽早探明血管病因,及时进行治疗,让闭塞的颈内动脉重新开通。

缺血的脑子速度“回血”,才能尽可能恢复语言功能。一个年纪轻轻的老师,说话不利索那才是要了命了。

很快,医生穿上铅衣,穿刺大腿,置入导管,在X光的引导下,沿着大血管一路上行到颈内动脉,进行造影。

果然,血管已经出现了局部的夹层——原本十分通畅的血流,被塌陷的血管壁挤得只剩一条“涓涓细流”。

陈小武当即决定:通过球囊扩张和植入支架,重新开通血管。

征得家属同意以后,医生快速操作导管装置,通过球囊扩张术,将血管重新撑开,并植入了一枚支架,把摇摇欲坠的血管壁牢牢地支撑起来,如同进行了一层“钢筋混凝土”般的加固。

术后,小学老师度过风险期,顺利出院,说话也恢复了。


02
一位69岁的老爷子,今年2月中旬,突然发现右腿不能动,5个小时后,人昏迷了过去。

送到医院急诊,做脑血管造影一检查,发现是大脑中动脉闭塞,左侧大脑显著缺血,情况严重,随时有生命危险。

当时是疫情最严重的时期,大部分科室都已经停诊,择期手术也停了。

不过急诊一个电话,陈小武主任马上赶到了医院。与死神赛跑,迅速抢救,是他的条件反射。

神经内科医生们穿戴好N95口罩和防护面罩,以最快的速度开始介入手术,同步送核酸检测。

熟练又精巧地用取栓支架和抽吸导管相结合,不到30分钟,就成功取出大量血栓,血管恢复了通畅。

过了最凶险的一关,才是个开头。

老大爷原本就身体不好,基础疾病多,术后果然出现了各种并发症。
☑ 重度肺部感染
☑ 胸腔积液
☑ 呼吸道出血
☑ 心房纤颤
☑ 睡眠呼吸暂停综合征
☑ 卒中后抑郁
☑ 2型糖尿病
☑ 低蛋白血症
☑ 甲状腺功能减退症

管床医生一刻也不敢放松,每天查房,根据病情不断调整治疗方案,指导护士和护工精心护理。每天光是用药和护理的医嘱都有好几页纸。

陈小武也一直把老爷子挂在心上,他知道因为疫情期间规定,老人家没有亲人陪伴,情绪非常不稳定,甚至会打人骂人,于是和团队医生轮流去聊天、开导、鼓励,用专业的态度稳住了老爷子的心。

整整两个月,经过有些坎坷但不断坚持的治疗和康复,老爷子令人惊喜地站了起来,在家人搀扶下自己走出了医院。


03
一位62岁公务员大叔,刚退休不久,还没来得及开启旅游计划,突然腰疼、背疼、发烧持续了5个月,双腿截瘫,也就是下半身瘫了3个月。

每天发高烧,烦渴,严重的时候要喝7000ml水,相当于14瓶矿泉水。

在当地医院看诊,因为拍片子提示胸部病变,加上发热,医生按“结核分支杆菌感染”治了2个月,不见好转,病情进一步加重,又多了一大堆毛病:

精神症状、中重度肺部感染、电解质紊乱、泌尿系感染、低蛋白血症、血管炎……

老人家消瘦、面色蜡黄、焦虑,身体哗啦啦地垮了下来,人已经极度崩溃。

别的不说,光是每天发高烧,夜间烦渴躁动,整整5个月没法睡觉,家人都跟着痛苦不堪。

转到深大总医院神经内科后,陈小武主任和团队张红鸭副主任医师带着团队一起研究,发现患者的大脑和脊髓都有问题,再对着病史、脑脊液检查结果、影像学片子,逐一分析、排查。

突然,一丝亮光划过黑暗。

“IgG4相关脑脊髓膜炎”几个字在陈小武脑子里闪现。这是一种全球罕见的神经免疫疾病。据国外报道,仅IgG4相关硬脑膜炎发病率才十万分之0.949。

发病率,十万分之一都不到。
小编在百度和知乎都没有搜到它的名字!

有了这个思路后,陈小武马上联合神经外科进行脑膜活检,同时进行外周血抗体检测。结果出来一看,果然,真的就是“IgG4相关脑脊髓膜炎”。

明确诊断后,陈小武马上指挥应战,不光用上了激素、人免疫球蛋白等常规免疫调节治疗,还接轨全球最新技术,果断进行鞘内免疫抑制剂注射。

通过全面精准的治疗及精细管理,用了2个月时间,大叔浴火重生,已经不发烧了,烦渴、精神症状完全缓解,并发症也都好了。

目前正在进一步肢体康复中。


 当一个神经内科医生,要非常“强大”
 ▽

神经系统是人体的司令部,与健康息息相关,主要的神经组织包括大脑、脊髓和周围神经,我们能听、能看、能闻、能感觉,全靠“司令部”指挥。

源于对人体“司令部”的好奇,从医学院毕业后,陈小武选择了神经内科专业,一钻研就是三十年。


陈小武
主任医师 教授 医学博士
哈佛大学医学院博士后 硕士研究生导师

2007年6月毕业于华中科技大学,获医学博士学位,毕业后进入海南医学院附属医院神经内科工作。2014年10月至2015年10月在哈佛大学医学院做博士后研究。2017年9月加入深圳大学总医院神经内科,现为科室主任。

主要研究方向为:脑血管病的发病机制和治疗与帕金森病的发病机制和治疗。主持和参与并完成国家自然科学基金2项、国际合作项目1项、省重点科研计划1项、省自然科学基金1项、省卫生厅课题2项;发表论文50余篇。获省级科学技术一等奖1项(第一完成人),市级科学技术进步二等奖1项(第五完成人),省自然科学优秀学术论文二等奖1项。

主要任职:
中国睡眠研究会青年工作委员会青年委员;
广东省卒中学会卒中后认知障碍分会常务委员;
广东省老年保健协会神经系统疑难疾病专业委员会常务委员;
深圳市医师协会神经内科医师分会常务理事;
深圳市卒中学会常务理事;
深圳市医学会神经病学专业委员会常务委员;
中华医学会中华临床医师杂志特约编辑、中国组织工程研究杂志审稿专家、PLOS ONE杂志特约审稿专家。

 

神经内科的病种,既常见,又罕见。不但有死亡率排第一的脑中风,还有占到半壁江山之多的罕见病。

神经内科的治疗过程其实主要是诊断,查体、检验、检查,然后推测结果。就像破案一样,要不断找证据,验证假设。
神经内科是关于神经方面的二级学科,主要治疗以头部为主的神经系统、全身感觉以及肢体的运动感觉、以及精神情绪方面的疾病。

主要收治脑血管疾病(脑梗塞、脑出血)、偏头痛、脑部炎症性疾病(脑炎、脑膜炎)、脊髓炎、癫痫、痴呆、代谢病和遗传倾向疾病、三叉神经痛、坐骨神经病、周围神经病及重症肌无力等。

在陈小武看来,当一个神经内科医生,要非常“强大”。
遇到急症,溶栓取栓,要与死神拼速度;
遇到重症,要牢牢把控全局,付出漫长的努力;
遇到疑难杂症,要有足够的智慧和想象力。

同时,一名最优秀的神经内科医生,也会时常面临医学的局限。
诊断不出来的病……
诊断出来也没药治的病……
诊断出来有药治也治不好的……、
诊断出来有药治能治好但是会复发的……
这其中,有检查手段的限制、有前沿研究的限制、有治疗手段的限制。

但即使面对最难的题目,
如果中途放弃,考试就结束了。

陈小武从没想过放弃。三十多年的从医生涯,他感受更多的,是理解、认同和尊重,是从一个一个病患的成功救治中,得到的奖赏和鼓励。

失语老师重新走上讲台,昏迷的妈妈醒来拥抱新生宝宝,横着抬进来的爷爷抬头挺胸走出去,瘫痪的人回家又能炒菜做饭了。这些细碎的真实瞬间,一次次敲响心底的希波克拉底誓言。

唯快不破 加入深圳“溶栓地图”
 ▽

2017年9月,陈小武从海南来到深圳,一手筹建起深圳大学总医院神经内科,致力于神经系统常见病、疑难病、急危重症病的规范化救治及医学新发展的探索。

目前,医生团队包含博士6名、硕士7名,其中主任医师2名,副主任医师4名,主治医师3名,住院医师5名,均在临床、科研等多方面具有扎实的基础及突出的特色。科室目前开设的特色亚专科包括脑血管病、神经感染与免疫、帕金森与痴呆、睡眠障碍与心身医学等。

神经内科拥有最先进的辅助诊疗设备,目前开设的诊疗技术有:
脑血管病介入诊疗技术、神经免疫疾病鞘内注射治疗技术、神经免疫吸附技术、脑脊液高通量测序检测病原微生物、自身免疫性脑(膜)炎相关抗体检测、神经系统副肿瘤相关抗体检测、脱髓鞘疾病相关抗体检测、神经活检术、肌肉活检术、经颅磁刺激、动态视频脑电图、多导睡眠监测、经颅多普勒脑血流监测(TCD)、TCD发泡试验、肌电图及诱发电位检测等。

发展短短两年,2020年10月,深圳大学总医院已经正式列入深圳市脑中风“溶栓地图”,成为深圳市急性脑卒中医疗救治定点医院,意味着医院的神经内科、神经外科、介入放射学专业已经拥有强大的救治能力。

速度就是生命,深圳大学总医院“卒中中心”的全面展开,对于周边居民来说是个重量级的好消息。

 脑卒中属突发性疾病,溶栓、动脉桥接治疗需在6小时之内实施,黄金时间为3小时。当前最主要的治疗方法是在黄金时间窗内进行静脉溶栓,DNT控制在1小时之内为佳,越早启动溶栓,治疗效果越好。

在陈小武的印象中,深圳是一个充满活力的城市,大环境好,不排外,患者的平均文化水平也高,当然,这也意味着他们有更多的怀疑精神。因此,必须凭借扎实的医疗水平,逐渐建立起信任感,让患者主动地选择最专业的医疗服务。

内科和外科比起来,治疗效果可能不是那么立竿见影,有时候周期还很漫长。尤其是神经系统的问题,复杂而繁琐,会对一个人、一个家庭造成更深远的影响。

陈小武说,我们能做的,就是一定不能放弃任何细节和努力,希望医生的帮助和陪伴,能让患者在与疾病抗争的路上,始终感受到温暖和尊严。

 

 

 


温馨提示:
本文章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仅供读者参考,并不意味着本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一切诊断和治疗请遵从医生的指导。如果还有其他疑问,您可以拨打免费长途电话400-6000-838进行咨询,或者直接联系我们

相关文章

进入“神经系统科”目录了解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