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肝胆科>>肝胆新闻>>正文

最适中国“肝情”—CSCO原发性肝癌指南重磅发布

来源:转载日期:2018-8-5
  核心提示:

大会开幕式—主席说

六朝金粉、风雅涵城。8月4日,美丽的南京,2018中国临床肿瘤学会胆胰肿瘤大会如期举行。
本次大会由中国临床肿瘤学会(CSCO)、北京希思科临床肿瘤学研究基金会、CSCO癌专家委员会、胰腺癌专家委员会、胆道肿瘤专家委员会共同主办。
大会东道主南京八一医院全军肿瘤中心秦叔逵教授表示,众所周知,原发性肝癌在我国常见肿瘤发病排名中位居第四、致死率为第三,发病率和死亡率均居全球之首,严重威胁我国人民的健康。胰腺癌、胆道肿瘤发病率仍不断攀升,死亡率近40年没有任何改善。秦教授指出,今年“三大专委会”首次联合举办的意义,在于肝胆胰肿瘤在发病机制上存在共性,所以在治疗理念上可相互借鉴,共同提高诊断治疗水平。
同时,在肝胆胰领域目前正在开展一些基础、临床、转化研究,但结果还仍不尽如人意。为了提高肿瘤的治疗水平,提供国内外专家互相交流的平台,大会邀请肝胆胰相关领域专家进行广泛深入的学术交流,分享实践经验和科研成果,以期全面、准确地反映当前肝胆胰治疗研究领域的新成就和新进展。

CSCO理事长李进教授表示,肿瘤是严重危害人类健康的首要敌人,其中肝胆胰恶性肿瘤又称之为“癌中之王”,在过去临床无药可医、束手无策,但可喜的是,近3年来原发性肝癌的发展势态迅猛,尤其是靶向治疗和免疫治疗的发展使得肝癌治疗的阵线不断前移。
李教授总结道,近年来,中国临床肿瘤临床研究不断在国际上获可,成绩斐然,数据可信。每一个五年生存率的进步,都意味着一个个被延长的生命;一个个新治疗成果的落地,预示着中国癌症突破进展的新希望!

 

CSCO理事长   李进教授  

 

秦叔逵教授现场解读指南

CSCO原发性肝癌指南三大特点


特点1、对国家诊疗规范进一步细化和补充
第一,展现最新的学术成果 国家的规范是行业的标准,作用类似于教科书。CSCO指南相当于参考书,国家的治疗规范要兼顾全国经济卫生发展不平衡。CSCO原发性肝癌指南与国家规范相比,是进一步补充和细化。同时随着治疗日新月异,所以新指南涵盖的免疫治疗、靶向治疗是目前中国最前沿的临床研究;第二,内容更加细化  在治疗方面不仅涵盖治疗原则,还包括每个要求具体的实施方法;第三,方便携带查阅,纸质版为32开,容易携带,及时查阅,以便指导临床实践。
特点二:60%采用国人数据,更适合中国国情
中国是肝癌大国,有独特的发病原因和人群特点,要求诊断治疗符合中国国情,能够兼顾各地可及性。所以,在编写过程中,引用中国文献98篇、国外文献86篇,中国的文献均是中国的专家智慧和结晶,在此基础上参考国外权威指南。
特点三:强调多学科合作、全程规范化管理
原发性肝癌是一类特殊癌种,一方面是基础肝病,包括肝炎,肝硬化以及一些并发症;另一方面是高度恶性的肿瘤,它们互相影响,恶性循环。开展各项原发性肝癌多学科联合治疗,寻求更有效、更科学的医学证据,可为原发性肝癌的治疗提供更好、更适合的方案。

解读CSCO原发性肝癌指南

原发性肝癌筛查方面

对高危人群的筛查需要做血清AFP、肝脏超声检查,建议至少每隔6个月检查一次。但是超声检查或血清AFP阳性患者,强调做动态增强多次CT或者磁共振扫描。肝癌的诊断当中,如果有高危因素,分别根据有没有结节以及结节大小来决定检查方法。

原发性肝癌诊断方面
对新指南临床诊断部分参考2018NCCN、EASL和AASLD指南,强调MRI肝胆特异性对比剂增强扫描。

多学科管理模式
治疗方面包含了肝胆外科、普外科、介入治疗、影像、超声科、消化内科和病理科,以及姑息与支持治疗,如营养治疗;另一方面还有精神心理和人文关怀。因此在诊断治疗和研究当中都需要统筹兼顾,防止顾此失彼。指南中MDT讨论的内容采取表格形式呈现,同时增加一些文字脚注力求简明扼要,减少重复,以便指导临床操作。

外科治疗方面
我国外科诊疗水平位于全球前列。对于肝癌患者,能够在早、中期实施手术,指南主张尽早接受肝切除术,或肝移植术。二级推荐采用UCSS标准,这两个标准均得到国际广泛的认可和大规模随机临床对照试验结果证实。因此推荐的级别比较高。同时在注释当中特别提到的标准,需要专家进一步去努力来提供高循证级别的证据。

辅助治疗治疗方面
辅助治疗的成果可圈可点,尤其是针对中晚期肿瘤的患者治疗,在我国学者陈孝平院士带领下,完成了现代中药制剂槐耳颗粒作为肝切除术后的辅助治疗并获得较好治愈。

肝癌局部治疗
 射频消融是早中期局部治疗重要的手段。一般认为肿瘤单个直径≤3cm,最多≤5cm的单发肿瘤或多发肿瘤,应采用多点覆盖或者联合TACE。局部治疗指南当中,充分吸取诸多专家意见。在过去主要用于早、中期肿瘤,特别是中期干预治疗,但晚期的即便有转移的病人引起肝功能衰竭或者其他的并发症造成死亡,是肝癌转移死亡的主要原因,因此在全身治疗的基础上积极地控制局部的病变非常重要。

放射治疗
放射治疗今年进步较大,特别是立体定向放疗(SBRT),SBRT与射频消融疗效类似,可作为根治治疗手段。放射性核素免疫治疗中许多专家做了大量的工作,作为Ⅰ-Ⅱ期不适合或者拒绝外科切除、肝移植与消融治疗。为此,沈峰教授曾经专门撰文,对采用放疗在合作领域治疗提出了很高的希望。

晚期肝癌的一线治疗
2007年,分子靶向治疗索拉非尼开辟了晚期肝癌靶向治疗的新篇章,可惜的是之后的许多研究全部以失败告终,但近3年有很大的突破。从2015年至今,3年的靶向药物进展已经超过了过去30年进展的总和。系统化疗是晚期肝癌有效科学方案。针对仑伐替尼与索拉替尼头对头的研究也达到的预期目标,目前仑伐替尼一线治疗肝癌的适应症已获得日本PDMA批准,在中国也列入CNDA优先审批。 中国指南批准了FOLFOX4方案化疗,同时纳入仑伐替尼。纳武单抗在中国一线临床研究现已经完成入组。


晚期肝癌的二线治疗
2015年肝癌二线治疗打破了多年困境,获得成功。在索拉非尼治疗进展后二线给予瑞戈非尼治疗,总生存期可以达到26个月以上。因此,一级专家推荐当中,把瑞戈非尼纳入二线治疗。卡博替尼二线治疗的临床研究获得成功,得到美国批准上市。同时还有纳武单抗,派姆单抗、雷莫芦单抗研究获得成功,正在等待批准中。
 
基础肝病管
指南强调基础肝病管理,主要是抗病毒保肝利胆治疗。针对恩替卡韦和替诺福韦脂抗病毒治疗没有任何争议。对于直接抗病毒的药物的应用,还需要不断地研究积累经验。抗血管治疗启发我们,要进行定期的检测,还需要做影像检测,包括B超血管造影和动态新型核磁共振。后期应重视积极的随访和观察。


结语:


秦叔逵教授表示,指南的应用还要经过时间的检验,希望其他学科专家,对新指南多提宝贵意见,使它日臻完善。

 

 

 

 

 

 

 

 

 

 


温馨提示:
本文章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仅供读者参考,并不意味着本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一切诊断和治疗请遵从医生的指导。如果还有其他疑问,您可以拨打免费长途电话400-6000-838进行咨询,或者直接联系我们

相关文章

进入“肝胆科”目录了解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