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博客文章>>学习园地>>正文

探索养老新主张:精神养老

来源:科学说养生日期:2021-10-10
  核心提示:探索养老新主张:精神养老

与郑炜聊天的时候,你会认为他是一位哲人,而非一家追求尖端医学科技公司的董事长。他讲话率性、坦荡,却也会批判自己太过热血满腔。他理智、冷静,心明亮,却也在动情处泪模糊,倾吐衷肠。

身为杭州未滨健康管理有限公司的创始人,曾任医院院长及多家中外知名上市药企的总监、部长,郑炜却与这些身份“格格不入”,他最在意的不是资本利得、运营决策,而现代医学技术的正确运用和人的精神光辉与传承。

治未病

从先秦时期开始,无论是染着神秘玄学色彩的《黄帝内经》,还是司马公《史记》那两则著名的扁鹊与魏文侯、蔡桓公的对话,无不强调着“消患于未起”的重要性。几千年来,随着人类社会的发展,医学一直在进步,但自然规律却是亘古不变。“上工治未病”、“消患于未起”仍是医疗的最佳方式,但在现在的中国,治疗医学,预防医学和康复医学这三个本该齐头并进的东西,发展却极不均衡,治疗医学越发壮大,预防医学和康复医学却日渐式微。如何将预防医学这个行之有效却不受重视的事物发扬光大?郑炜要做的,便是如此。

从孟德尔的遗传假说到沃森与克里克的DNA模型,一百多年来,基因这个词汇正式进入人类视野,并攀升到目前人类生物科学的最高峰。它是造物主留下的生命密码,也重塑了我们对生命的认知:在从根本上决定了人的生老病死的同时,也能精准的预测疾病何时将至。这很难不吸引到郑炜,他就像在沙漠中长途跋涉的孩子,找到了一汪澄澈深邃的清泉,自己秉持的信念与最好的生物技术相结合,开出前所未有的花朵。

从杭州未滨健康管理有限公司创立以来,郑炜在基因技术的推广方面做了艰苦卓绝的努力。虽然以基因技术为核心的浙江未滨基因科技有限公司最后并没有如愿落地,但基因检测是准确的、有效的,它能预测严重疾病的到来;而现实中人们却很难接受它,认为花钱做检测没有必要:没有医保垫付,不能总是与疾病直接相关联,直到遭遇了疾病花了大价钱治疗,甚至花钱也治不好才后悔不迭。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郑炜和其他公司的推行下,在精准的预测效果下,越来越多的人选择相信并接受这份顶尖科学技术,这让郑炜大受鼓舞。他的好友,来自新西兰奥克兰大学癌症研究中心的分子遗传专家李旦先生引进源自德国的表观遗传学检测和优化技术,这是一份对健康管理机构来说绝好的、先进的即时检测工具,也是一份及时的礼物。

所谓表观遗传学,通俗来讲就是后天内外环境变化对先天基因表达的影响,表观遗传学的特点:不涉及DNA序列的改变;仅仅表现为表型的改变;是对环境和各种非遗传因素的应答;具有组织特异性和时效性。为何两个双胞胎基因完全相同,后天健康状况却会发生巨大的差异?就是因为不同家庭的饮食习惯变化导致营养分子调控了不同的基因表达,使得他们的身体状况差距愈趋愈远。

S-Drive表观遗传学检测技术可以分析出三个月内的九大系统共计209项指标,进而提供针对性的优化指导意见,补齐了单纯的基因测序结果无法分析更多后天生活方式影响疾病发展的短板。现在多学科整合的基因组学、表观组学和表型组学可以分析基因、表观遗传学、共生微生物、饮食和环境暴露之间复杂的相互作用而产生的一系列可测量特征,贯穿生命科学的基础研究和应用研究,包括分子水平的基因组结构和调控网络机制,蛋白质组和代谢组研究,细胞水平的细胞特征及器##官水平的各种器##官研究,以及表型关联与疾病风险和干预措施等,这为探究人类健康和疾病状况提供了重要的技术保障,也让郑炜的公司真正体现了去年就获得了浙江省科技厅的“中小微科技型企业”证书的价值。

疗人心

对于郑炜来说,最难改变的就是人们的理念;最沉重的就是身上背负的荣誉与旗帜。他有超脱的生死观和细腻的心事,他早已不停留在老人物质上的吃穿,而是把目光投入到了更深处的精神养老的世界。

复旦大学有位哲学教授这么说过:“中华文化和西方文化最大的区别就是:中华文化讲究天人合一,把人看作完整的概念;西方则是要将人体解剖,把人看作机械的拼合。”

郑炜虽不立身哲学领域,却也所见略同。在他看来,生老病死,生命应当是完整的,这完整里包含着尊严,情感和自主,如果将这些剥离开来,只是机械地、程序地去延续生命,反而是对人的一种折辱。

他讲巴金的故事,也讲古代禅师。巴金在晚年受到了身体和心灵上多重痛苦的折磨,他难过得请求身边的人:“可不可以不要插管,我想安乐死。”禅师在灯枯油灭的时候叫来一众弟子,只是说:“我要走了。”之后做了个揖便安详离世。

在郑炜看来,人若可以少些痛苦的离开,是一件幸事,给他这份启迪的不是别人,正是他的母亲。在母亲因为癌症面临常规躺进ICU里的时候,郑炜这样讲述他的心情。

“我妈妈是人,她正承受着极端的痛苦,但ICU就像工厂对待商品一样,要用插管这样痛苦的方式来延续她痛苦的生命,她是人,不是物品,她能感知到痛苦,她需要的是亲人,可是我们却没办法进去陪伴她。”

正是由于深刻了解医院临终处理的程序,他的妈妈最终没有被送进ICU进行所谓的“抢救”。

讲到这里,这个一路摸爬滚打连眼都不眨一下的男人却泣不成声。

从那以后,他做了许多事。他看了试管婴儿,看到了人造生命的主动诞生,那些本以为人人生而随机的公平,现在却可以被这样打破;他在诊所、养发店(朋友开的)帮人把脉,发现了不同生活的人衰老程度也完全不同;广西巴马两位百岁老人与杭州老人院的基因对比,他看到了台湾省新北市天主教堂教会养老院免费收养社会贫困老人,却拒绝民进执政党的资金投入(为了自主性);他也忙东忙西,帮劳社厅农保处为农村困难老人拉来养老补助;他还带头签下生死状要去意大利用中医中药支援新冠疫情,直到杭州市副市长陈卫强亲自和他沟通,告诉他红十字会和市政府没有决定权,这是牵扯到两个国家的外交问题,涉及外交部,郑炜才不得不放弃前往。

郑炜愈发觉得,老人的心才是最需要呵护的东西。但精神关怀这项政策与良好决策的推行,却是阻力重重。无论是经济上,还是人员素质上,都很难实行。目前的养老还远远没有涉及这个更高维度的思考。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与圈存。只有价值观接近或相似的老人才能真正走到一起。对于老人来说,即便经济再好,一旦进了养老院,特别是孤家寡人丁克家族,那么生活优劣全看护理人员的心情。而对于老人家属来说,精神关怀是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很难去衡量,还有更多的家属把老人交给养老院干脆就是报着甩手掌柜的心理,更不愿意为了老人的心灵健康掏取多余的费用。而没有经济支持,精神关怀的模式就很难发展下去。而对于护理人员来说,大部分都没有服务的意识,她们并不想了解所谓老年人的心理,从而给予他们精神上的照顾。所以才会有身居泰康大清谷较好养老条件的老人,仍然有类似“住牢”的感受。——其实是彰显老人精神养老的困难与更高层面追求。

“我想让老人活得平等、有尊严,但是真的很难。”

郑炜最后感叹道,但他丝毫没想过退缩,对他来说,这一切才刚刚开始……

但愿,在2030年中国老人超1/4时,精神养老可以堂而皇之地成为我们养老界的共享话题。

温馨提示:
本文章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仅供读者参考,并不意味着本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一切诊断和治疗请遵从医生的指导。如果还有其他疑问,您可以拨打免费长途电话400-6000-838进行咨询,或者直接联系我们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