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博客文章>>杂文荟萃>>正文

“举证倒置”终于休矣

来源:王东民日期:2021-2-18
  核心提示:“举证倒置”终于休矣

编者按:今天转发北京大学肿瘤医院徐光炜院长的文章,细数“举证倒置”立法给医疗事业造成的影响和伤害,我也是从徐院长的文章得知的这一消息,让人感慨万千。 

    日前,友人来访,她是一位行医一辈子,已届退休的老专家、科主任,在其专业领域也颇有建树。见面稍作寒喧后,对现今的行医环境甚有怨言,尤其是在门诊应诊,面对众多患者,不但常需拖班,延迟1~2小时才能就餐,还得提防无故怨言、甚至谩骂,她就在上周门诊时被患者举报作过度检查,其实这些检查都是规范要求的,真有难言之隐,甚盼早日退休,以享清闲的晚年生活。当我告之“举证倒置”的错误立法已被废除,今后行医环境定会改善时,她居然怀疑我的消息不实,缘因不但她毫不知情,陪同她前来的年轻医师,也均不知悉,我告之也仅在数週前才从国外友人处得知,不过此消息应绝对可靠,这事引起我对往事的回忆。
     在本世纪初的某日,我曾接中华医学会来电,邀我参加由全国人大法制委员会召集的立法听证会,起初遭我婉拒。未几,又再次来电坚邀我与会,并告我此乃卫生部之意,我不便再辞而应约与会。参会者人数不多,均为医界人士,会议由法制委负责人主持,告称由于在医疗纠纷中,患者常因不諳医学而处于劣势,成为弱势群体,而医者不仅熟悉医学且在作技术鉴定时又占主导地位,因而成为强势群体,殊为不公。为此,为维护社会正义,拟推出举证责任倒置的立法,凡患者认为医疗过程有不当之处均可举报,而不必举证,相反的,应由医者提供并无过错的证据,而且今后作技术鉴定时必须有非专业人士参与。听后群情哗然,至此我才恍然大悟为何坚邀我出席了。当时首先映入我脑海的是文革中群斗的场面,“天派”与“地派”之爭遍佈全国,将好端端的國家人为地分成两大群体,天昏地暗地爭斗多年,战火刚平息不久,余邪尚存之际,一旦此法确立,势将共同与疾病作斗争的医患战友关系,人为地分割成弱势及强势群体,岂非又有挑动群众斗群众之嫌?如将此同理延伸,各行各业均有专业人士及非专业人员之别,均可分割为弱势及强势群体,此名为维护社会正义的立法,实则乃是引发社会不安的禍根。这种“有罪预设”由被告举证洗脱自己罪责的立法理論,岂非是文革“言者无罪”大字报的遗毒,引发与会医学专家的谴责,自在意料之中。我更认为医学不同于其他专业,不但其服务对象是人,有很大的个体差异性,尤其是患病以后更是有不同的转归,颇难以现有的知识予以解答。如病期相同的胃癌,有的施术后得以存活,有的术后两年死亡,我无法说明后者该死的原因。或同样的阑尾炎患者,有的痊愈返家,有的伤口感染,我又何以举证说明该患者活该感染!其实,全球权威性的统计,即使是无菌手术,也有0.5%~1%的伤口感染率。这些都是客观存在又难以解答的事实,有如当今全球在施打的新冠疫苖,有一定的过敏反应,又何以能说此是医者的职责。因此,“举证倒置”的立法,必将陷医师于困境,被居心不良的人利用,造成医疗系统的大混乱。最后,法制委与会人士表示,专家听证会,仅是立法必须的程序,是否通过则由全国人大投票决定,至此才知这次专家听证会,乃是完成程序而已,颇后悔未能坚持己见不与会。众所周知,该“举证倒置”的立法于2002年4月按立法者的原意正式执行,正如所料,医疗事业的黑暗时代从此降临!
     首先,政策实施并作宣传后,医疗纠纷骤增,医闹事件遍布全国,几乎全國各医院无一不受其害,甚至世间罕见的伤医事件也常有发生,随之专业的以敲榨銭财爲目的的医闹公司也应运而生,并派专人游荡在医院门诊及太平间,物色对象并向其提供“医闹”专业服务,获利后均分,利之所趋,一时该业兴起,打着为民伸冤的横幅,招摇过市。在“举证倒置”政策的呵护下,迫使医院花钱消灾,这种养害为患的做法,使医疗秩序遭受很大破坏。院长办公室设置大铁门,门诊走廊有自雇的警卫人员巡逻,以策安全,俨然如战场。正常的医患关系被破坏迨尽,彼此视对方犹如仇敌,医生虑及与患者交流易犯“禍从口出”之错,被人抓住话柄而三缄其口,患者也懼被过度检查或过度用药,使自身受损而心存疑虑。“举证倒置”的面世,无异在“医”、“患”之间筑起一道高墙。其实,这种状态的受损者主要是患者。过去我们年轻时受的教育,只要有1%的成功机率,也要爲患者争取,历史上创造了众多疑难杂症、大面积烧伤、严重多脏器创伤抢救成功的实例。现今恐怕即使对成功率远高于1%的复杂手术,敢于涉足的医生也为数不多了,致使某些有可能挽救的生命也被放弃了,这岂非可惜,实也有碍医学的发展。其实医学即是一经验科学,由于未知领域太多,又是一极具挑战性的科研工作,极需承担风险的创新精神。“举证倒置”政策的实施,甚易扼殺这种敢于探索的创新精神,对医疗的发展殊为不利。
     这一“举证倒置”的政策在祸害了中国医疗界逾18年后,诸多的劣迹终于使决策者下决心,于2020年5月被正式废除。在大快人心之余,不禁也有些遗憾,为何当初立法时的轰轰烈烈,全民皆知!在为害國人近20年后,自觉有错而悄然予以放弃,却不广为宣传、公告周知,以清其遗毒,何以國内医务界知此者廖廖?是否立法者还心有不甘或另有隐情?

 

温馨提示:
本文章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仅供读者参考,并不意味着本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一切诊断和治疗请遵从医生的指导。如果还有其他疑问,您可以拨打免费长途电话400-6000-838进行咨询,或者直接联系我们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