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博客文章>>杂文荟萃>>正文

如何帮助抑郁症患者?

来源:华尔街日报 华尔街日报·派日期:2019-3-10
  核心提示:如何帮助抑郁症患者?

如何帮助抑郁症患者?

抑郁症患者和患有任何其他严重疾病的病人一样需要支持,如癌症患者。但是,抑郁往往让人自我封闭。抑郁可能改变一个人的性格,耗尽他们的精力,并且可能让他们抵触他人的帮助。

执业临床心理学家南希·伯戈因(Nancy Burgoyne)博士探讨了为什么有时候最善意的支持也会适得其反,并就如何帮助患抑郁症的亲友提出了建议。伯戈因博士是一位拥有逾25年经验的治疗师,还是西北大学家庭研究所(The Family Institute at Northwestern University)的首席临床医官,管理着170名治疗师,并在该机构与西北大学的合作研究项目应用心理学和家庭研究中心(Center for Applied Psychological and Family Studies)教授婚姻和家庭治疗课程。以下是对伯戈因博士的采访节选:

如何辨别一个人是否抑郁?

伯戈因博士:常见的症状有睡眠模式和胃口的变化,情绪低落或不爱表达自己,注意力不集中,易怒爱哭,不再热衷于过去喜欢从事的事情,社交隔绝,抱有消极或非理性的想法。

一般情况下,随着对方逐渐转向自我封闭,你会看到沟通减少的情况,无论是频率还是质量。对方在自我照顾或者履行责任方面的表现也可能恶化,同时可能对冲突异常敏感。

如果你观察到上述情况的持续时间超过一周甚至两周,我建议你采取以下行动:问对方,“我不想干涉你,不过你还好吗?你好像不太对劲,我想确认一下你是否还好。”

有时候你会感觉完全帮不上忙。为什么?

伯戈因博士:抑郁让人疏离。抑郁症患者往往更关注内部世界。他们从自身收到的信号极其负面,无法推动他们与他人联系。他们可能会听到这样的想法:“人们根本不在乎,”“没有人能忍受我或者真心实意地帮助我,”抑或“如果我说出自己的真实想法,你会拒绝我或者觉得我疯了。”

而由于抑郁完全是一种由心到身的体验,会导致患者很难集中精神或者获得完成某些简单任务(如洗澡或出席某场谈话)的精力或动力,抑郁的人在参与社交活动时会倍感折磨。我的一位客户曾经问道:“我是否应该穿着运动裤、顶着脏兮兮地头发出现,然后希望自己可以集中精神,还是说我就不应该出现?因为我当时没法洗澡、换衣服或者到达那里。”

能不能做些什么?

伯戈因博士:能。先从接受抑郁是一种真实存在的疾病开始。患者无法“一下子振作起来”,并且任何认为他们应该“一下子振作起来”的建议都会让他们蒙羞,同时强化被误解、被孤立和被抛弃的感觉。这会让一段关系中的信任荡然无存。然后,放弃认为自己有责任让他们好起来的想法。

朋友和家人可以发挥重要作用,但是如果他们认为“治好”抑郁症患者是自身肩负的重任,这种做法毫无益处。患者并不希望家人承受痛苦或必须为自己做些什么。家人帮不上忙,只会被影响。但是,处理与抑郁症患者的关系时,在照顾自己和照顾对方之间寻找平衡,这一点尤为重要。

哪些帮助行为是无益的?

伯戈因博士:人们有时候会不经意中说出一些本以为能安慰对方但听起来非常空洞的话:“会没事的,”“你会好好的,”或者答应“我明天给你电话”但结果却食言。

大多数人的本意是真心希望给对方带来安慰。通过简单省事的一句“会没事的”打发抑郁症患者,和真心实意地告诉对方一切会没事的,因为当他们经历这一切时你会在他们身旁,二者是有区别的。

其他毫无帮助的做法包括,告诉对方“赶快走出来”;不理解抑郁是一种病;对所爱之人的期望和他们没有抑郁的情况下一样;不去学习关于抑郁的知识。

还有一件无益的做法是让抑郁症患者反复陷入纠结。研究表明过于关注对抑郁者所面临问题和消极想法进行讨论的社交互动可能适得其反。如何掌握平衡很有讲究。富有同情心地倾听是有益的,但两个人一起在一件事情上反复讨论是无益的。区别在于,当你用心倾听时,对话会向前推进。而如果对话停滞不前,只是在不断地重复同一件事情,就应该转换频道了。你可以礼貌地做到这一点。可以这样说,“我知道这让你受不了,我一直在你身边。但是反复纠缠于此可能帮助不大。”

哪些行为是有益的?

伯戈因博士:问一问你爱的人。每个人需要的支持类型不一样。有些人重视鼓励,其他人却将鼓励视作压力。有些人重视实际支持,如帮忙取牛奶,其他人却不愿欠人情。

有一种方法可以做到在不施加压力、且不会让对方关注到自身消极想法的情况下提供支持。出现在对方身边,接受对方并且试着分散对方的注意力。可以设置较为轻松的日程:去看电影。出去逛街,看娱乐电视节目。一起做饭,聊一聊你自己的生活,问一些对方感兴趣的话题。在他们觉得应该到此为止时给予尊重。

抑郁症患者一般抵触接受专业的帮助。如何才能鼓励他们迈出这一步呢?

伯戈因博士:你可以帮他们找一位理疗师或者鼓励他们见见保健医生。但是反复逼迫他们是无益的。他们可能因为需要帮助而感到羞耻,尤其是男性。他们可能需要一定时间来正确认识到仅靠自己无法解决问题的事实。如果认为自己曾经的某次经历可供参考,你可以提出来。

抑郁者可能让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变得异常艰难,尤其是夫妻,对吗?

伯戈因博士:是的,因为抑郁症患者缺乏行事能力。他们可能联系不上,在家里帮不上忙,或者不愿参加本该一起去做的事情。因此,一种可能的情况是:没有抑郁症的这个人可能感到愤怒或者受到伤害。或者,他们试图掌控局面,努力提供帮助,成为救世主。一系列不确定因素可能被触发,紧接着需要帮助的将不仅仅是抑郁症患者,两个人的关系也会亮起红灯。

解决这一问题的最佳途径是向夫妻关系治疗师寻求帮助。专业人士可以帮助夫妻在抑郁症的限制范围之内行事,同时帮助他们保持沟通,维系关系。

在所爱之人将你支开时,你是否应该让他/她一个人呆着?

伯戈因博士:不要离开太久。尊重抑郁症患者处事能力有限的事实,这样他们需要付出的时间和精力就更少。和对方谈一谈这个问题,达成理解:“我尊重你独处的愿望,但是我不希望你独处太久,我不想铸成大错。”然后回过头确立压力较小的日程安排。

如果你怀疑某个人有自杀倾向,问一问他们。你这么做并不会让他们萌生自杀的念头。我从未听说过有任何一个抑郁症患者表示自己介意他人出于关怀而直接问到这个问题。当你受到抑郁症的折磨时,若听到自己的生命对某个人很重要,对方因此而必须确保你的安全,这意义非凡。

 

 

温馨提示:
本文章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仅供读者参考,并不意味着本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一切诊断和治疗请遵从医生的指导。如果还有其他疑问,您可以拨打免费长途电话400-6000-838进行咨询,或者直接联系我们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