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博客文章>>杂文荟萃>>正文

揭哈医大一院凶手看病过程 称医生也不全对

来源:39健康网日期:2012-3-31
  核心提示:

 “当时我和我爷爷来哈医大看病。我感觉大夫好像是在麻烦我。之后感觉脑袋一热,就把大夫给杀了。”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3·23”血案发生一周之际,嫌犯李梦南这么解释为什么要刺杀医生。那天,李梦南在医院内刀捅医生,造成实习医生王浩死亡、三人重伤(本报曾予报道)。哈尔滨市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任锐忱曾称,此次案件并非医患纠纷,公安部门已将此案定性为偶发的治疗案件,凶手属于“激情杀人”。

  “我对医生肯定有误解,但他们也不全对吧?”前日,李梦南在看守所接受采访时说:“发病的时候我非常痛苦,腿部、膝盖和胯骨都特别疼、肿,行动不便。”李梦南说,他家离哈尔滨挺远,家里条件也很困难,爷爷还患有胃癌,一次次做检查加上人生地不熟等等因素,让他和爷爷都非常辛苦。医生不了解他的辛苦。

  记者从李梦南爷爷李禄口中得知,李梦南曾六次去哈医大一院治病。

  第一次

  打完针“病情更重了”

  2010年9月,李梦南腿疼,李禄第一次带孙子到哈医大一院就医。

  李禄回忆说,当时挂的是骨外科,由副主任医师祁全接诊。片子拍完后,祁全认为可能与风湿有关。李禄随后花25元挂了风湿免疫科的专家号,“专家号费贵,普诊只要5元,挂了号,风湿免疫科主任张志毅连瞅一都没瞅,说跟风湿没关系,该上哪儿上哪儿。”

  李禄又折回骨科,祁全认为李梦南有双腿滑膜炎,然后决定打封闭针,打完了封闭针,病情不但没好转,好像更严重了。

  第二次

  医生责怪他“看错科”

  2011年4月,李禄爷孙俩第二次来到哈医大一院,又入住骨外科,这次被诊断为强直性脊柱炎。由于强直性脊柱炎归属于风湿免疫科,李禄便拿着病历又找到风湿免疫科主任张志毅。李禄回忆说,张志毅这回看了片子,说李梦南是强直性脊柱炎,还反问为啥住骨科。“我不住骨科住啥,我来找你,你瞅都不瞅一,就说跟风湿没关系。完了又说为什么住骨科。没有他那么武断的!”

  李梦南在风湿免疫科又重新检查了一次,最终被确诊为强直性脊柱炎。李禄说,医生推荐两种药,一种是谊赛普,一种是类克。使用谊赛普整个疗程需要2.3万元,而类克需要3.9万元。李禄征求了家里意见后,决定注射类克。“一次打两支,一支6240元,效果好。”

  第三次

  入院突患肺结核

  去年5月10日,为打第二针类克,爷孙俩第三次到哈医大一院。但李梦南住院后就高烧,“高烧到41℃,烧了8天,确诊是结核性胸膜炎,就是有肺结核。”李禄说。

  随后,李梦南转回到呼伦贝尔市第二人民医院进行两个月的肺结核治疗。

  李禄再次联系了哈医大一院的副主任医师梅轶芳,梅轶芳让他来哈医大一院。

  第四次

  治肺结核情绪异常

  2011年7月中下旬,爷孙俩第四次来到哈医大一院,“从扎兰屯直接到哈尔滨,风湿免疫科住院医师张娟接待的,说必须找梅老师。”李禄说,梅轶芳当时不在医院,于是在电话中告诉他,回家再吃3个月口服药(治疗强直性脊柱炎),再治疗肺结核。李禄说,自己当时就想不通,“去了又让回去。”

  从哈医大一院出来后,李禄爷孙俩又回到了扎兰屯医院继续治疗肺结核,这次住院又住了2个多月。这次住院,李梦南变得有些异常,经常一个人傻笑,不时还会突然激动。

  第五次

  结核没好风湿加重

  到去年12月初,因为强直性脊柱炎严重,爷孙俩第五次来到哈医大一院。“这次是郑一宁接待的,在医院拍了片子,医生认为李梦南结核还没好。”李禄说,他还特意拿了片子给哈尔滨胸科医院看。这次用药就用到2012年3月份,爷孙俩觉得这次结核治好了,但强直性脊柱炎却越来越严重,李禄说,“拍片子(显示),膝盖头磨薄了,骨头要坏死。”

  第六次

  不让打“类克”脸色变了

  3月23日,爷孙俩第六次来哈医大一院住院治疗。据李禄介绍,副主任医师赵彦萍先看了片子,说结核确实没好,但在不治疗脊柱炎的情况下,吃不吃口服药无所谓。要我们休息3个月,再来治疗脊柱炎。我们主张打“类克”,她说结核还未痊愈,打“类克”确实不行。李禄说,自己出来后,将情况告诉了李梦南,他也没什么异常,两人就直接回了旅店休息。没料想,就在李禄休息期间,悲剧发生了。

  李梦南接受采访时回忆,其此次就医是为了打“类克”。医生说他有肺结核不能打,不收他入院。“当时我非常生气,我和爷爷大老远来的,他们不理我,我挺恨大夫的。”李梦南说,医生不了解他的辛苦,自己一时冲动犯下大错,“我不应该滥杀无辜。”

温馨提示:
本文章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仅供读者参考,并不意味着本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一切诊断和治疗请遵从医生的指导。如果还有其他疑问,您可以拨打免费长途电话400-160-1708进行咨询,或者直接联系我们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