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其他病科>>新药信息及研究进展>>正文

男性口服避孕药,又爆出好消息

来源:admin日期:2022/6/18
  核心提示:

避孕这事儿,核心就是在精子卵子相遇的道路上设关卡。

有效方法包括女性:吃避孕药,上环,打避孕针,皮下埋植,输卵管结扎。


男性为主的方式有两个:戴套,输精管结扎。前者有一定失败率。后者可行输精管复通手术。但约1/3患者即使复通也不能生娃。结扎时间越长、复通及受孕几率越低。


最近,3款在研男性口服避孕药都传出“好消息”:能有效减少精子生成,没有严重副作用,尤其是不影响男性特征和性能力。其中,2款药物将启动Ⅱ期临床。另1款预计于今年下半年进入人体试验。

一旦能获批上市,避孕责任的天平或不再明显失衡。

          

                         同一团队研发两款药,效果差不多


先来看两款雄激素类男性口服避孕药最新进展。

它们分别是11-β-MNTDC(11-β-甲基-19-去甲睾酮十二烷基碳酸酯)和DMAU(十一酸二甲雄酮)。都是美国洛杉矶生物医学研究所等联合小组的成果,研发已有年头。

研究团队表示,这俩是“姐妹化合物”,成分和作用大体相同:都属于复合制剂,具有雄激素和孕酮双重作用。

其中,孕酮能阻止机体分泌卵泡生成激素(FSH)和黄体生成激素(LH)。这两种激素是精子生成所需要的。


孕酮补多了,正常分泌的睾酮量可能不足以维持男性特征和欲望。因此,复合制剂中的雄激素旨在平衡睾酮水平,避免副作用。

在前不久召开的2022年美国内分泌学会年会上,研究团队介绍两药的Ⅰ期临床结果。

健康男性受试者被随机分配到每天用药2片组(200mg)、每天4片组(400mg)或安慰剂组。39名受试者服用DMAU,30人服用11-β-MNTDC,28人接受安慰剂。


结果显示,无论哪种药物、多大剂量,持续使用7天,所有用药组的睾酮水平均降至<100ng/dL。从第7天到第28天,所有用药组的睾酮水平都维持这一数值。其中,用药2片组的水平更低。


睾酮水平对精子生成、生育至关重要。过往研究显示,男性接受切除睾丸的去势治疗后,睾酮水平接近约15ng/dl。

洛杉矶生物医学研究所等据此推断,前述两个药能有效抑制精子生成,效果或与女性口服避孕药相当。

此外,所有用药组均无严重不良事件。部分受试者出现性腺机能减退相关的轻微副作用,但停药后问题消失。

“我们正在努力准备,希望能尽快进行Ⅱ期临床,以避孕效果为终点。”研究团队解释,精子的半衰期约为3个月。这意味着,在获得可靠避孕前,男性要持续每天用药达3个月。Ⅱ期临床需要时日筹备、进行。

                有含激素的,那就有不含激素的……

除上述“姐妹化合物”,早前也有一些激素类男性口服避孕药在研,但大多都夭折了。


南方科技大学医院泌尿外科主任医师王祥卫告诉“医学界”,相关研究报告不良反应,包括用药后情绪变化、抑郁、性欲和体重改变。少数药物,如17-甲基睾酮等,具有更好的口服生物利用度,但长期使用与毒性有关。

在一些研究中,还出现用药者睾丸体积缩小的情况。


“我们就想做些不一样的。”美国明尼苏达大学药物化学系主任冈达·乔治(Gunda Georg)实验室团队,在日前的“美国化学学会2022年春季会议”上,发布研究成果:“免疫抑制剂”型男性口服避孕药(YCT529)


前期实验显示,敲除雄性小鼠的视黄酸受体(RAR-α)基因,能造成不育,但无其他影响。

YCT529就是一款RAR-α受体拮抗剂。小鼠实验显示,口服4周后,雄性小鼠的精子数量显著减少,避孕有效性达99%。停药4-6周,生育能力恢复。全程未观察到严重不良反应。

                男性口服避孕药,国内有研究吗?

前述3个药物声明显示,研究均得到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资助,属于“国家给钱的项目”。


NIH还资助过一款男性避孕用凝胶Nestorone。2019年,该药进入Ⅱb期临床试验。男性使用者只需将其涂抹在上臂或肩部,凝胶所含黄体酮和睾酮就会发生作用,抑制精子生成。


(国内)这个方面鲜有人关注。国家不会在这方面投入。”国内多名临床一线医生告诉“医学界”。


王祥卫主任表示,过往,我国其实有过不少男性避孕产品相关研究。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中国农村压榨未煮熟的棉籽作为食用油。当时发现,棉酚与不孕不育相关,且棉油消费的数量和持续时间会影响恢复率,造成永久性不孕不育的可能。由此,科学界产生棉酚或可用作男性避孕药的想法。到七八十年代,我国开始相关研究,共有8000多名志愿者参与。结果显示,它作为男性避孕药非常有效,但治疗窗狭窄,以及频繁关联到低钾血症、不可逆的不育等不良反应,导致进一步开发难以为继。”王祥卫主任说。


到八十年代中期,科学界尝试将聚氨酯弹性体塞注入输精管,使96%的男性达到无精子症。这个方法缺点在于“非常慢”,注射后24个月才能看到效果。

2021年,我国广东省计划生育科学技术研究所等联合团队有突破性发现:从中草药雷公藤中纯化、提取天然化合物雷公藤内酯酮,在雄鼠、雄性食蟹猴体内展现出可逆的避孕效果。

据研究团队介绍,动物实验显示,口服雷公藤内酯酮后,精子会失去活力或受精能力。一旦停药,生育力能恢复,并繁衍出正常后代。


             一个现实问题:何时能用上?

2021年3月,《自然·通讯》发表雷公藤内酯酮研究论文。该文和同期的媒体报道都称,成果会很快引起市场反应,以雷公藤内酯酮为主原料的男性避孕药或在不久的将来走向市场。


美国3款在研药物的相关团队也对上市时间做了“预估”。

YCT529研发团队称,按设想,它可能需要5年左右上市。这么说的底气是,药物已被授权给制药公司。早期人体试验将于今年第三或四季度开始。


11-β-MNTDC和DMAU团队介绍,按照目前的开发速度,美国监管部门至少到2030年才能批准一款相关产品上市。

团队还称,随着资源和研发投资增加,时间表或可缩短。

这可能只是个美好愿望。

2019年,印度科学家提交RISUG人工凝胶注射剂上市申请。该药研究已达40年。它是向男性输精管注射一种共聚物,在输精管壁上形成一层透明包被,从而破坏精子的细胞膜和受精过程顶体反应必须的酶类,使精子丧失游动和结合卵子的能力。其避孕成功率为97.3%,一次注射后有效期13年。若要恢复生育功能,使用溶剂、清洗凝胶即可。


3年多了,RISUG上市申请进展到哪一步,无处可查。

“在过去半个世纪里,研究人员都在不懈追求。但正如我们所看到的,并没有药物成功进入市场。制药公司对它缺乏兴趣,或许男人也是。”BBC如是说。

2005年《人类生殖》杂志发表一项多国9000名男性的调查。结果显示,55%的处于稳定关系的男性希望尝试一种新的激素类男性避孕药。也就是说,男性对这一避孕方式的支持率,将将过半。

男性自身不太想用,女性伴侣也不那么支持。英国安格利亚鲁斯金大学曾对134位女性做过调查。约一半者愿意让男性伴侣服用避孕药。但有70人称,担心男性伴侣会漏药。“结果,意外怀孕的后果还是得女性承担。”

王祥卫主任告诉“医学界”,女性避孕产品的有效性、安全性已被广泛认可。其额外的健康益处,如长期口服短效避孕药能调节月经周期、预防宫颈癌等,也是其被市场接纳的重要原因。


由于男性没有面临与妊娠、分娩有关的医疗风险,任何针对男性的避孕产品都必须拥有强大的安全性,才能保证吸引力。但早期研究都被指存在弊端,尤其是损伤生殖功能,因此需要更多的健康益处,来说服男性、接受口服药。

“我们对精子生成和精子生物学,并不完全理解。”BBC分析。

美国弗吉尼亚大学医学院在2018年发文,对RISUG安全性提出质疑。“没有看到关于人体内RISUG可逆性的数据报告。只有动物实验证明这种产品的逆转潜力。”


还有分析指出,该凝胶的Ⅲ期临床样本量很小,结果不可信。

而和YCT529作用类似的维甲酸抑制剂(WIN18446),也曾被寄予厚望。但动物实验显示,它会抑制脏乙醛脱氢酶,使用后再饮酒,或能引起双硫仑反应。这与“头孢配酒,说走就走”的原理一致。

“确定一种可以消除精子而不引起毒副作用的化合物,仍然具有挑战性。”BBC报道。
















温馨提示:
本文章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仅供读者参考,并不意味着本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一切诊断和治疗请遵从医生的指导。如果还有其他疑问,您可以拨打免费长途电话400-6000-838进行咨询,或者直接联系我们

相关文章

进入“其他病科”目录了解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