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其他病科>>新闻动态>>正文

国外200块的药国内卖70万?别急着跟风骂,显得那么外行

来源:健识局日期:2020-8-6
  核心提示:国外200块的药国内卖70万?别急着跟风骂,显得那么外行

“澳洲卖200元的药物,在中国为何一针70万元?”

近日,一款“天价药”被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故事主角是美国Biogen(渤健)公司研发生产的诺西那生钠注射液——一款治疗脊髓性肌肉萎缩症(以下简称“SMA”)的药物。有网友质疑,该药在澳大利亚价格仅为41澳元(约合人民币205元),在中国却卖到人民币69.7万元。

广东一位SMA患儿母亲欧阳春兰,也向国家药物监督管理局提交信息公开申请,希望了解这款药的采购方式和定价依据,一时间引发了大量关注。

舆论质疑主要集中在以下几点:
1.凭什么澳洲只要200元,日本近乎免费,中国要近70万元?
2.定价权属于谁?药监局为什么不管管这高价?发改委为什么不管管?
3.是不是无良药企大搞垄断,无良牟利?
对此,国家药物监督管理局、国家医保局信访办相关人员、美国渤健公司相继做出回应。

 

澳洲只卖200元不是真的
美国卖的比中国更贵


8月6日,渤健公司发布声明,指出药物价格和患者自付费用,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诺西那生钠注射液在澳大利亚的政府采购支付价为11万澳元。因纳入当地的药物福利计划(PBS),患者自付费用为41澳元。

也就是说,和中国一样,诺西那生钠注射液在澳大利亚也属于“天价药”,价格高达11万澳元(约合人民币54.9万元),其中绝大部分由政府报销,患者自付41澳元(约合人民币205元)。

因此,“在澳大利亚卖41澳元一针”纯属混淆概念,将药物价格与患者自付费用混为一谈。目前在中国,这款药尚未纳入医保,由患者百分比自付,所以感到药价很高。

事实上,诺西那生钠注射液在全球不同地区定价不完全相同,共同点是:都非常昂贵,绝无网络传闻的“白菜价”甚至免费。

渤健公司是一家美国药企,即使在美国本土市场,该药单支价格也高达12.5万美元,第一年需注射6支,年治疗费用大约为75万美元,之后每年的年治疗费用大约为37.5万美元。

以单支价格来看,12.5万美元(约合人民币86.8万元)的售价比中国高出24.5%。

 

这么贵,
为什么不纳入医保报销?


SMA是一种罕见病,会导致严重的、进行性肌肉萎缩和无力。随着病情进展,肌无力可进一步导致骨骼系统、呼吸系统、消化系统及其他系统异常,如果不进行治疗,大多数患有较严重疾病类型(SMAI型)的婴儿在没有呼吸干预的情况下,无法活到两岁。

目前,全球共有三种治疗SMA的药物,除渤健的诺西那生钠注射液外,还有罗氏的Risdiplam和诺华公司旗下的Zolgensma,但后两种药物均未在国内上市。可以说,诺西那生钠结束了SMA患者在中国“无药可医”的局面。

然而,该药并不能实现“一针见效”,第一年需要注射6次,次年也需要继续注射,终身使用。现实中,高昂的治疗费用仍使得绝大多数患者家庭不得不“望药兴叹”。

事实上,由于前期投入的时间、金钱称成本都很高,因此创新药价格普遍都很贵。特别是罕见病用药市场规模更小。因此,各国政府也倾向于允许此类药物自主定价,以确保企业利益,目的是要鼓励企业研发,让患者不至于无药可医。

对一些昂贵的药物,各国政府也在致力于将此类药物纳入医保范畴。健识局获悉,截至2020年6月30日,诺西那生钠注射液已在全球50个国家和地区获批,并在澳大利亚等40多个国家和地区获得了报销。

中国自从2016年以来,也通过国家谈判将大批药物纳入医保支付范畴。在年度动态调整中,肿瘤药、罕见病用药、儿童药也都是纳入重点。

可以看到,在2019年医保目录新纳入的70个药物中,就包含了7个罕见病用药——麦格司他胶囊、波生坦片、利奥西呱片、司来帕格片、马昔腾坦片、特立氟胺片,以及注射用重组人凝血因子Ⅶa。

其中,用于治疗肺动脉高压(PAH)的马昔腾坦片,经医保谈判降价加上报销一大部分,最终,该药从3万元/30片、百分百自付,降到每盒药物仅需自付800多元。

此次舆论事发后,8月5日,国家医保局信访办一工作人员在接受红星新闻采访时表示,该药物已被纳入医保谈判日程,国家希望和该企业谈判,将药物价格降下来,以满足SMA患者的需要。

对此,渤健公司在声明中给出了更详细的解释:在中国,由于参加2019年国家医保谈判的药物必须是2018年12月31日前获得批准的药物,而诺西那生钠注射液于2019年2月才在中国获批,因此未能参加2019年国家医保谈判。

 

蛋糕只有那么大
不可能分给所有人


很多高价进口药虽然在全球范围内收入很高,但在中国往往因为价格过高,难以打开市场。因此,降价进医保是这些”天价药“的首选。

以有”药王“之称的艾伯维公司的修美乐(阿达木单抗)为例。该药在全球每年的销售额数一数二,年销近200亿美元,然而,长期以来它在中国市场占有率只有约1%。

因此,降价进医保成为修美乐打开市场的关键。为此,早在谈判之前,该药已经在北京等多地从7600元/支降至3160元/支,降幅达60%,在国家医保谈判又再次跳水,最终降到1290元/支。

至于网上“药监局为什么不管管天价药”的质疑,显然,行内人对此也很无奈。2018年,国家卫健委等5部门发布了《第一批罕见病目录》,并表示相关药物审评审批和纳入医保等进程都在加快。

从国家药监局官方数据看,除此次涉事的诺西那生钠之外,2019年还有7款罕见病用药在中国获批上市,包括:治疗骨巨细胞瘤的地舒单抗、黏多糖贮积症IVA型的依洛硫酸酯酶、治疗多发性骨髓瘤的达雷妥尤单抗、治疗肌萎缩侧索硬化症的依达拉奉、多发性硬化症的芬戈莫德、法布雷病的阿加糖酶β等。

显然,作为质量监督管理部门,药监局的职责是把控药物质量关卡,负责及时引入好药,让中国患者用上好药,让罕见病患者脱离无药可医的绝境。

至于价格,则是另一个问题。毕竟,医保基金并非凭空而来,它来源于用人单位和个人职工缴纳的医疗保险金。在总盘子有限的情况下,纳入哪些药物、定价多少才可接受等等,是有关部门的重要考量。

考虑到这样的现实,很多药企都有患者援助计划,向患者捐助药物。幸运被纳入计划的患者可以免费或低价用药。

以渤健的这款70万元一支的诺西那生钠注射液为例,2019年5月31日,中国SMA患者援助项目正式启动,援助药物由渤健捐赠,被纳入项目的患者第一年治疗费用相比全自费节省约2/3,之后每年的治疗费用与全自费相比可节省约一半。截至目前,中国已有80多位SMA患者在该援助项目的帮助下获得了药物治疗。

也就是说,让患者有药可医,需要政府、企业、患者个人的多方付出和努力。

今年10月,国家医保局将开展新一轮医保谈判。健识局预计,除了这次舆论的主角,前述几种罕见病用药也将在此轮谈判中迎接降价挑战。


温馨提示:
本文章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仅供读者参考,并不意味着本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一切诊断和治疗请遵从医生的指导。如果还有其他疑问,您可以拨打免费长途电话400-6000-838进行咨询,或者直接联系我们

相关文章

进入“其他病科”目录了解更多信息